那些曾在戛纳闪耀的中国电影

2019-08-13 09:00:01来源:河北经济网

       

戛纳国际电影节,创立于1939年,是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、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,与威尼斯国际电影节、柏林国际电影节并称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,最高奖是"金棕榈奖"。

      在欧洲的三大电影节里,戛纳是个格外青睐华语电影的地方。本期主要就是梳理一下戛纳电影节历史上获得重要奖项的华语电影。

      上世纪60年代台湾导演李翰祥是和戛纳结合最紧密的一个名字。

        从1960年开始,他的三部电影:《倩女幽魂》《杨贵妃》《武则天》接连三次入围。其中《杨贵妃》还获得最佳内景摄影色彩奖,成为第一部在戛纳获奖的华语电影,但这个奖项的级别还相对较低。


       1964年,大陆制作的水墨动画短片《小蝌蚪找妈妈》,获得17届戛纳电影节荣誉奖。这部短片取材于齐白石的名画《蛙声十里出山泉》,老一辈的画师们创造性的将动画技术与古典水墨相结合,打造了一部划时代的杰作,最终出来的效果既有悠悠的古意,又饱含细腻的感情,把当时的法国佬都看傻了。


       1975年香港导演胡金铨凭借《侠女》获得评审团大奖和最高技术奖,可以说是正式将中国武侠推向了世界。

        1983年大陆出品的华语电影终于来到了戛纳,而且迎来了开门红。导演岑范的《阿Q正传》成为首部获得金棕榈奖提名的大陆影片。这部电影当时是为了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00周年而拍摄的,在故事与精神上也是遵从了鲁迅的原作,看一遍电影就像上了一堂中学语文课。

       影片中严顺开的演出颇具神韵,将阿Q这个善良又可恨的角色演绎的活灵活现。同时影片中原汁原味儿的江南水乡风光也值得一看,现在箢篼旅游大开发,基本上看不到这么质朴清雅的水乡风光了。

       1990年,张艺谋的《菊豆》再一次获得了金棕榈提名。从面上来看,这是一个乱伦的故事,一个不举的男人和一个漂亮的女人,再加上一个光棍侄子,这三个人是中国人性欲望的象征。故事的背景设置在一间大染坊里,这个每天生产出五颜六色的地方,却发生了一个性压抑的故事,这本身就是一种强烈的反讽。片子拍的很好看,是故事与艺术兼具的杰作。

         1993年,华语电影迎来了巨大的突破。《霸王别姬》一举获得了第46届戛纳金棕榈大奖,这也是迄今为止华语电影唯一一次获得此奖项。《霸王别姬》不光征服了戛纳,还征服了世界,在那一年,他获得了大小几十个奖项,是华语电影当之无愧的巅峰之作,被西方的评论界誉为中国的《乱世佳人》。

      《霸王别姬》是一个标杆儿,两岸三地的电影人都在其中贡献了力量。片子的制片人徐枫女士来自台湾,原作小说作者李碧华来自香港,导演陈凯歌来自大陆,其他的演绎阵容更是集结了当时华语电影界最优秀的一拨人。当时有人回忆说“片场好似一盘流动的活水,每个人都在尽力做到最好”,这才打造出了一部现在看来不可思议的杰作。

     一般认为,有艺术追求的电影就免不了要降低可看性,因为艺术是偏个人化的表达,而娱乐性是为了满足观众,但《霸王别姬》很罕见的将艺术性与观赏性高度结合,即使你不是个京剧爱好者,即使你不熟悉同性之爱依然能沉浸在段小楼与陈蝶衣的情感中,感受到大时代大背景下那种普世的人性纠葛。如今二十年过去了,他依然是最具世界性声誉的华语电影作品。葛优大爷饰演的袁世卿袁四爷,评蝶衣的一句“一笑万古春,一啼万古愁。此境非你莫属,次貌非你莫有。”也是让人印象深刻

       在接下来的1994年,张艺谋带着新作品《活着》再次来到戛纳,这一次虽然没有获得金棕榈,却也得到了评委的高度认可,获得评审团大奖。葛优也因为本片获得了最佳男主角,是戛纳历史上的首位华人影帝。

       《活着》改编自余华的同名小说,早在1992年小说还在《收获》杂志上连载的时候张艺谋就看上了这部作品,比现在那些只会追求现成大IP的导演眼光要独到的多。相比于《霸王别姬》中浓厚的诗意,《活着》是彻底的现实主义表现手法。富贵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,靠着老爹打拼下来的产业,每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,他最喜欢的事儿就是赌,在影片的一开头,富贵又输了钱,他毫不在乎的又签了第N笔欠债,几个镜头几句台词,就把这个纨绔子弟的形象给描述的异常生动。

      《活着》虽然表面上是表现富贵这个混球,其实真正要讲的是我们的民族史,富贵的一生经历了民国、抗战、内战、新中国,这几个大时代的轮番折腾,他看似是个底层的小人物,其实是折射了这个国度里的所有人。年少时轻狂不羁,仗着有些家底,挥霍无度,最终落得个万人欺辱的境地,等他一无所有之后,才慢慢看清了这个世界,一点一点的挣扎学习,慢慢的站立起来,这简直就是近一个世纪中国命运的写照,那些每个时代的胜利者其实也都和富贵一样,无法真正把握自己的命运,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向前走。葛大爷在本片中贡献了顶级的演技,那时候他这张脸还没有被冯小刚的喜剧电影变成开心果的象征。富贵的一生经历了大喜大悲,诠释难度极高。当他输个精光,从赌场出来,老婆也走了,全都没了。大哥不恰当的比方,富贵就是我们民族的阿甘,只不过他要比阿甘苦逼多了,余华的小说比电影还惨不少。

       1994年,张艺谋的《摇啊摇摇到外婆桥》再次入选主竞赛单元,这次是张艺谋一次商业上的尝试,讲的是一个旧上海时的黑帮故事。最终获得了最高技术大奖。

        1997年,王家卫带着新片《春光乍泄》来到戛纳,最终一举拿下最佳导演,成为首位获得此荣誉的华人导演。最佳导演奖一般会颁给在电影视觉上有所创新的作品。《春光乍泄》也是王家卫作品阿紫风格与技术上最成熟的一部,摄像机完全融入到了故事。

          电影前半段用黑白,像在拍纪录片,在何宝荣第N次说出那句:“让我们从头来过”之后,,才转为彩色场景。

        浓烈的拉丁色彩象征着炽热但危险的情欲,经常利用前景物来暗示人物与剧情。王家卫对于景别的娴熟运用让人印象深刻,比如二人吵架的时候在中景和特写之间快速的转切,暗示着情绪的跳转。在二人深情相拥的时候,又把镜头固定,一个特写都不切,展示了一种“欣赏”的姿态。

        2000年,华语电影在戛纳迎来大丰收,有三部电影获得了重量级奖项。王家卫的《花样年华》获得了最佳艺术奖,梁朝伟获得影帝;姜文的《鬼子来了》获得评委会大奖;杨德昌凭借《一一》获得最佳导演。



      《花样年华》是一部不可思议的作品,这部电影在表面上来看是一部浪漫爱情剧,但王家卫说,他将爱情和惊悚两个类型进行了融合,打造了一部独一无二的爱情惊悚片。这部电影的叙事诗完全碎片化的,王家卫省略了很多东西,对于某一个段落他往往只向观众展现出首和尾,中间段落全部略过,出来张曼玉每天都换的旗袍,察觉不出太多时间的痕迹,反复出现的钟表也只是知识了相对的时间,没有流动的方向感。周慕云和苏丽珍各自发现自己的枕边人在互相通奸,接下来他们不捉奸也不离婚,两个被劈腿的人慢慢擦出了火花,放在一般的导演,这情节20分钟就演完了,接下来就失去了叙事的动力,但王家卫天才般的设计了一个“出轨复盘”的游戏。他们就像两个侦探,到底要查清楚那对奸夫淫妇是怎么搞在一起的。观众在第一次看的时候,一定觉得这个故事很拖沓,看似毫无意义的擦肩而过与配着同一段背景乐的慢镜头,但你如果愿意再刷一遍,会发现没有任何一个镜头是多余的。旗袍的样式、手表、拖鞋、戒指,这些东西都隐隐的暗示着情节,堪称史上最烧脑的爱情片。经典台词“如果有多一张船票,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?”。



      《鬼子来了》虽然是一部抗战电影,但从内核到价值观都与以往的主旋律影片完全不同。姜文没有表现军民一心永抗侵略的主题 ,而是表现了战争阴影下农民的众生相。在影片的筹备阶段,姜文力排众议,一定要拍黑白的。可以说这种形式本身就是内容的一部分,让这种写实与结尾处的血腥更加的触目惊心。这部电影最引人注目的是将抗日题材与浓重的黑色幽默加以结合,将人物的错位笑料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      下面是杨德昌获得最佳导演的《一一》。这部电影可以看做是杨德昌几十年人生的一次总结。片名非常简单,有一五一十,娓娓道来的意思。杨德昌用三个小时的时间来讲述了一个中产阶级家庭。家庭这个主题是一个文化最核心的概念,很大程度上来说,人对外界的大部分观念都是从家庭继承而来。影片中简南俊一家的困境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困境,在责任与欲望之间反复的摇摆挣扎。


       一次有三部重量级的电影亮相戛纳,那一年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年。随后2004年的时候,张曼玉凭借法国电影《清洁》获得了第一个戛纳华人影后。

       2005年,华语电影继续入围。王小帅凭借《青红》入围金棕榈正赛,最终获得了评审团大奖。


        2007年,王家卫凭借英语片《蓝莓之夜》再次入选主竞赛单元。同事成为戛纳电影节的开幕电影,这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有华人导演获此殊荣。但这一届的华语电影没有什么斩获。



       2009年,娄烨带着《春风沉醉的晚上》来到戛纳,最终获得了最佳编剧奖,这是中国电影首次获得编剧类奖项。

      《春晚》的感情线索就是民国作家郁达夫的一篇同名小说,但编剧梅峰并没有截取里面任何具体人物,电影中并没有“我”这个视角,而是表现了几对男女之间或异性或同性的爱情。

        2012 年,贾樟柯的《天注定》继《春晚》后再次夺得最佳编剧奖。这是一部在结构上很别致的作品,它由丝杆看起来没有什么关联的小故事组成,这些故事都是真实发生在中国大陆上的社会事件,贾樟柯将它们进行了丰富与改编,然后放在一个平面上。每一个故事都锋利的指向现实社会问题,先不说电影本身怎么样,光这份直面现实的勇气,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少见了。在四个故事中,都充斥着死亡与罪孽。

        着四个故事在剧情上没有任何的交叉,但却在一些场景上有空间的交错。贾樟柯故意营造了一种荒诞扭曲的 气氛来艺术性的展现社会现实。

       2015年,侯孝贤因电影《刺客聂隐娘》再次获得最佳导演的殊荣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近十几年,华语电影在戛纳的表现并不如人意,比起90年代频繁有经典之作冒出的盛况逊色不少。中国电影,还是需要再加油。

长按二维码发现惊喜
“点击”‘阅读原文’
点击
阅读原文
了解更多详情

点击上方“阅读原文”, 提取码: we76   即可观看《霸王别姬》


相关文章